平台自制内容内容自建平台用户却「剧荒」了

  2020年,影视行业加速制播不分离,互联网视频平台自顾自的对内容进行着「数字化」改造,内容制作方却看上了平台的生意。#你认为影视行业变得更好了吗#,请在留言区留下你的看法。

  年底年初,各大视频平台根据自身后台数据进行着各种年度盘点,剧集、综艺节目以及明星们都被按照平台的统计标准分成了三六九等。

  这些数据不仅用于盘点过去,还会用于指导下一年度视频平台的自制和定制内容生产。

  如此这般生产出来的内容,可以看成是平台对影视行业进行「数字化」改造的结果。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内容方开始自建平台,比如:欢喜首映、Disney+等,用自有内容喂养自有平台的趋势正在形成。

  平台自制内容,内容自建平台,双向推动下,影视制播不再分离,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

  剧集方面,云合数据显示,2020年,八大视频平台(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PPTV、乐视视频、西瓜视频)自制剧(含定制)多达167部,较去年大幅增加了52部,占比达35%,较去年提升了10个百分点。

  现阶段,越来越多的视频平台以内部自建制作团队、外部委托制作、联合出品等方式来进行内容自制和定制生产布局。

  电影方面,华纳兄弟宣布2021年将上映的全部17部电影都将在流媒体平台HBO Max与电影院同步上映。《神奇女侠1984》已经在圣诞节期间同时登录影院和HBO Max流媒体,创下了HBO Max(2020年5月上线)单日下载量纪录。6up

  HBO Max和华纳兄弟同属于AT&T集团,业内人士认为华纳显然是在补贴流媒体平台HBO Max的发展。

  无独有偶,迪士尼电影《花木兰》也采取了线上线下同步发行的策略,第一时间登录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Disney+。

  在好莱坞,以流媒体Disney+为代表,内容方开始越来越多的自己搭建平台,与Netflix等平台进行竞争。在国内也有一个需要引起行业关注的流媒体平台,那就是欢喜传媒独家运营的欢喜首映APP。

  欢喜传媒CEO项绍琨近日在接受36氪采访时提到,「我们的流媒体欢喜首映也发展得很快。我们年三十的时候把《囧妈》放到网上,这对欢喜首映是一个推动。上个月的APP下载量已经达到了2700万,付费用户也达到了500万。作为一个比较新的流媒体平台,势头还是很好的。」

  作为一家影视内容制作公司,基于「很多内容以后都会搬到网上去」的判断,欢喜传媒非常重视自有流媒体平台的建设。

  在提到新的一年欢喜传媒的目标或者计划的时候,项绍琨认为「第一,开发制作头部的影视剧内容;第二,通过好的独家内容和合作伙伴合作,使欢喜首映APP的用户在短时间内获得比较大的发展。」

  一手抓内容,一手抓平台,内容制作方在大力度扶持自有流媒体平台,视频平台方又在大力度提升内容自制力量,内容与平台的关系变得空前紧密,影视制播不分离成为常态。这一现象虽然在2020年被疫情加速,但之后恐成长期趋势。

  视频平台为了提高自身内容的独特性,加大对内容的排播话语权,以及基于内容版权和IP产业链控制力开发更多能够将用户留在平台上的玩法等原因,加大内容自制势在必行。于影视行业而言,也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一方面,影视内容数量和类型更加丰富,给了用户更多选择;另一方面,视频平台将互联网思维和先进技术条件应用到内容生产中,推动了内容生产效率和创新力度的提升,影视行业「数字化」进程加快;另外,视频平台的IP全产业链掌控力大大缩短了从IP到影视内容的演变路径,丰富和延长了影视内容产业链条及影响力链条。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潇在接受《电视指南》采访时就曾提到,「我们将AI等技术和大数据等深度应用结合,运用于内容创作、生产、制作、宣发、变现等一套流程,我们称之为智能制作。例如:剧本输入后,会呈现出大概涉及多少场景、多少人物等,都会智能拆分出来,极大地提升了制作效率。」

  平台通过「数字化」,不断提升自制和定制内容生产的标准化和规模化。但是,大量的平台自制内容被生产出来之后,体感多数用户并没有感觉到满足和丰盛,更有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行业对传统影视行业的改造失败了。」

  「数字化」的本质是用数据的形式把生产、消费的过程拆解得更细。在很多领域,「数字化」意味着先进和创新,但对于影视行业而言,「数字化」的本质与行业的本质似乎存在冲突。打动人心的影视作品,真的能靠数字、算法来定义和计算出来吗?

  视频平台的自制内容在进行宣传时,都会标榜从IP的选择,到人物性格的设定,再到明星阵容的搭配,还有剧情话题爆点的预埋,甚至更细微的环节,都有大数据计算的支撑。同样的诉求,同样的算法,影视作品同质化的趋势不可避免。

  正如《靠大数据揣度观众心理,影视剧还能创造惊喜吗?》一文中提到的那样,影视剧应当是有思想的艺术产品。而正是这种宝贵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使作品成为与众不同的「这一个」,让创作呈现百花齐放的景象。而在算法规则里兜兜转转的「热搜定制爽剧」却千人一面,套路雷同。

  影视行业可以看做是大量依赖个人审美水准的「非标」行业,数据和算法可以参考,但恐怕难以成为影视创作的主导。

  《拿什么拯救你,2020年最悲催的互联网细分行业?》一文在对几大长视频平台的财报数据进行分析后认为「既然在2020年这么好的局势下,长视频平台还是这样萎靡不振,那么它们今后也发展不起来了。它不可能再得到更好的发展机遇,天时地利人和全部用尽了,却既没有吸引用户,也没有取悦广告主,更没有打败竞争对手。」

  造成视频平台巨额亏损的问题有很多。在影视制播不分离趋势下,需要关注的是,更多的像欢喜首映APP、Disney+这样以内容为主导的竞争平台加入到用户争夺中。

  研究显示,由于从一个平台切换到另一个平台的成本非常低,用户更愿意跟着内容走。有数据表明,在美国订阅视频点播市场中,平台间跳跃使用的消费者数量出现了大幅上升,从5%(2019年4季度)上升到12%(2020年3季度)。同时使用多个平台的用户数量也从9%增加到14%。

  随着竞争对手的增加,「重复性建设」问题加剧,视频平台将越来越难以达到「盈利」所需要的会员数量规模,更遑论流媒体平台的黄金期了。

  携带着大量自有优质版权内容的影视制作方,能否支撑起一个新的平台?其实,芒果TV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做是这种「内容自建平台」的案例。

  目前,芒果TV成为了唯一盈利的大视频平台,这一现象能否证明「内容自建平台」是可行的路径呢?未来会给我们答案。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视频平台的生存环境已经越来越恶劣。

  制播不分离之后,平台与内容,一荣共荣,一损俱损。如今,几大视频平台亏损严重,影视行业殚精竭虑,用户的感觉却是「平台斥巨资给观众喂屎」。

  要解决这一困局,找到平台与内容之间适合的相处方式将是未来一段时期行业的主要任务。

  36氪专访|欢喜传媒CEO项绍琨:《囧妈》院转网是特殊时期做出的正确决定